猫咪aap

太沧看到风笑天始终不出法则,一脸不满之色。

“祭枪,白雷闪!”

神枪刺出,一股雪白雷光爆射向风笑天。

距离被直接无视,雷霆瞬间劈在了风笑天身上!

浑身斑斓的熊熊龙炎,宛如一道道的彩色浪花,被枪意雷霆所激荡四散!

与先前承受不住这种伪太初之力不同,这一次风笑天硬生生将雷霆都给抵挡在外!

“万踪灭!”

风笑天直接一抬手,瞬间凝聚出一把横跨苍穹的天风巨弩!

天风与苍炎将天地映照成一片霞光幻彩!

“轰隆!”

宛如一记天塌惊雷!

原本连风笑天都需要花时间凝聚的万踪灭,在御天神龙状态下,直接瞬发!

闭月羞花

怒冲而出的弩炮,好似一枚划过天际的陨星!

一步天涯的阻碍效果,竟然被强行挣脱!

“祭枪,深渊!”

太沧眼看不妙,直接一枪划裂了虚空!

万踪灭弩炮被强行塞进了一个空间裂隙内,大量威力被直接消除!

“雷刃,斩红尘!”

风笑天一个飞龙渡,换了个位置。

单手一刀劈落!

万千碎焰,宛如飞花!

神雷与龙魂融合在一起,一道破空雷刃直取太沧项上人头!

又是一记需要凝聚的青龙技,被直接瞬发!

太沧反手一枪横档,硬是将这一道雷刃给顶开!

但是,狂霸的力量,让太沧还是下坠了数百米。

“雷龙绝影!”

风笑天好似一道雷火,疾速拉近了距离后,对着太沧发起了狂攻!

天风、苍炎、神雷、玄冰、大地和青木之力,在风笑天身上一股脑宣泄出来!

不需要太过花哨的技巧,简单粗暴的龙拳,就将太沧打得节节败退!

好似有无穷无尽,用不完的爆发力!势如破竹!

风笑天本就已经将近战技巧打磨得炉火纯青,单论技巧,跟太沧是不分伯仲。

刚才近战陷入不利,一是吃了绝对距离的亏,二是伪太初之力,还是比他的青龙之力强一点点。

最关键的,是缺了点意境。

就如同艺术家和临摹者,再好的临摹,没有那韵味,没有灵魂,行家自然能看出一些差距。

好像很玄乎,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然而,此刻的风笑天,已经借用了神龙的亿万分之一力量!

哪怕只是一丝丝,神龙所赋予风笑天的那种“凌驾一切”的味道,让他不再惧怕“霸王”。

说白了,就是境界拉平,至少不输了!

“影龙箭!”

“白虹!”

风笑天见缝插针,一有空隙,连黑暗与光明的能量,也一并用上。

青龙运用到高深,本就几乎囊括各种元素。

御天神龙状态下,更是将这些元素技巧,都能做到瞬发!

一个个色彩斑斓的龙拳,跟神枪激烈对撞!

青黄绿白黑各色的龙弩,宛如绚烂烟火,不断炸裂!

因为一些威力大,但却很难击中的青龙技,变得容易得手,太沧的压力,陡然大增!

“雷刃!雷刃!……”

风笑天连续劈出了十几道斩红尘!

雷刃划走旋风刀阵一般,层层叠叠,一浪接一浪!

飞溅出去的神雷花火,让天空刺眼到只剩下一片青白色!

太沧的太初之力,终归不纯粹,这一刻优势荡然无存。

“呃啊!”

太沧感觉浑身气血翻腾,已经恢复跟不上消耗!

他经验丰富,知道这会儿应该换一种战斗形态。

“真,神枪,万神不当!”

太沧将一身修为,迅速凝聚于自身与神枪上。

施展出这招真神枪奥义的刹那,他的力量和速度在一起提升!

宛如一持枪杀神,单枪匹马杀入万军从中,勇猛地要挑飞千军万马!

云城实验室里,女人们已经看得都要忘记呼吸!

哪怕只是从息影像,都能看出两人是多疯狂!

“枪皇竟然还在增强速度和力量?”

“难道他们刚才,都还不算认真?”

众女感觉手心都是汗,第一次看叶帆以外的人,战斗会如此扣动心弦!

一人一神的激战,已经快得连他们自己都看不清!

双方几乎都是在闭着眼睛,纯粹靠自己的战斗意识,提前预判对方未来几十招地高速对决!

“风笑天!纵然你御天神龙威猛无匹,可要近战赢过本王,你还差了一些!”

“不过,本王承认,你当得起氏族第一人!”

太沧大概摸清了风笑天的路数后,顺势开始反击。

可风笑天突然朝他一张口!

“你!?……”

太沧察觉到不妙的刹那,已经晚了!

“龙啸九天!!”

太沧万万没想到,这招青龙的最强杀招,竟然在御天神龙状态下,也变成了瞬发!?

虽然放弃凝聚时间,会让威力锐减。

但……毕竟是龙啸九天啊!

如此近距离,一记青金色光炮,直接洞穿了太沧的上半身!

太沧倒飞出去,上身一个硕大的血窟窿!

风笑天趁势追击,打算再补上一刀。

可太沧自然不给他这种机会。

“一步天涯!”

太沧突然操纵空间,距离直接拉到了数十里外!

这样的短暂几秒空隙,让太沧的伤口也完愈合!

风笑天追杀到太沧面前时,太沧已经再次回复了状态!

突然间,两人定格在了半空中。

互相对视着,眼神都若有所思。

“姑父!”

帕特里夏和穆尔德,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切入了战场。

“别打了!三绝不是我们的敌人!魔王才是啊!”

“陛下,虽然剑神不在,但三绝也名不虚传,微臣看,值得尊重”,穆尔德正色道。

太沧深呼吸一口气,“风笑天,你可是和剑神有过交手?”

“看出来了?”

“若不是剑神给你喂过招,让你的近战技巧趋于完美,你早败了”。

“少吹牛,这里也没外人,你我都清楚,若真的拼命,鹿死谁手可不好说”。

风笑天咧嘴笑道:“只不过,老子还不想死,而你……死不起”。

“本王可未出力”。

“我还没用法则呢”。

两人互不相让。

一旁帕特里夏都急死了,“两位,求求你们了!都多大年纪了,别跟小孩子一样好不好?”